近百伊斯蘭教界人士表示
  宗教極端思想是伊斯蘭教最陰險的敵人
  本報記者 葉曉楠 胡仁巴
  “用中道力量抵禦極端,要認清‘三股勢力’的險惡用心和罪惡本質,要明辨是非、堅持正義,抵制極端、反對暴力,做一名中正和善的穆斯林。”
  5月14日至15日,在中國伊斯蘭教協會在新疆烏魯木齊召開的伊斯蘭教中道思想研討會上,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名伊斯蘭教界人士和十餘位專家學者,向全國伊斯蘭教人士和廣大穆斯林群眾發出了這樣的公開倡議書。
  這也是國內首次就伊斯蘭教中道思想舉行的大規模研討會,其主旨在於堅持中國伊斯蘭教愛國、中道、和平、團結等優良傳統,批駁背離伊斯蘭教真精神的歪理邪說,抵禦宗教極端思想的影響。
  以宗教之名的暴力恐怖活動不是宗教
  近年來,新疆地區連續發生嚴重暴力恐怖事件,並蔓延到內地,這些暴力恐怖分子殘殺的對象不分民族和宗教,不分男女長幼,也不分中國人和外國人,凶殘至極。與會者表示,這些罪惡行徑激起全國各族人民的共同譴責,但是,更令人不安的是,這些暴力恐怖活動往往是暴力恐怖勢力打著伊斯蘭教的旗號,篡改伊斯蘭教教義進行的,披著宗教的外衣,具有欺騙性和煽動性。
  “利用宗教之名進行的暴力恐怖活動,是在挑戰人類文明的共同底線,這既不是民族問題,也不是宗教問題,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敵人。”中國伊斯蘭教協會會長陳廣元大阿訇指出。
  與會者指出,宗教極端思想危害的重要表現是已經成為暴力恐怖活動的思想基礎。比如宗教極端思想鼓吹的所謂“聖戰”,挑起穆斯林內部與非穆斯林之間的仇恨,甚至煽動用暴力恐怖手段殘害、消滅“異教徒”,濫殺無辜,誘惑信眾以所謂的“殉教”方式進“天堂”。
  “通過對一起起暴力恐怖事件的分析,我們已經看到,無論男女老少,一旦被宗教極端思想俘獲,就會變得良知泯滅、喪心病狂,這有多麼可怕。”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這樣感慨。
  與會者表示,宗教極端思想完全背離了伊斯蘭教的根本精神,它不是伊斯蘭教,而是對伊斯蘭教的惡意利用,更是對伊斯蘭教的蓄意褻瀆,已經成為伊斯蘭教最陰險的敵人。
  談到宗教極端思想的危害時,年近七旬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伊協會長、和田市加曼清真寺哈提甫阿不力提甫·阿不都熱依木大毛拉說,打著宗教旗號歪曲經典教義、散佈宗教極端思想危害極大,既傷害了各族人民的安寧生活,破壞了民族團結,也褻瀆了伊斯蘭教。
  中正和平之道才是正道
  關於什麼才是伊斯蘭教的正道,與會者指出,中道即中正和平之道,是伊斯蘭教的正道,主要體現為敬主愛人、守正自潔、寬容仁愛、和平友善、兩世吉慶、反對妄斷、反對過分等。
  伊斯蘭教的基本教義中有大量堅守中道、反對極端的思想。比如《古蘭經》中就說,凡枉殺一人,如殺眾人。
  “事實上,中正思想貫穿於伊斯蘭教的全部教義教規之中。”河南省伊斯蘭教協會副會長呂金虎說。
  中國伊協副會長兼秘書長郭承真說,“伊斯蘭”的本意就是和平,同戰爭、仇恨是對立的。比如“殺異教徒上天堂”這個謬論,是在伊斯蘭教“為主道抵抗敵人進攻而犧牲的烈士直接上天堂”這個概念中抽去了“為抵抗敵人進攻”這個限制,又把“敵人”這個詞換成為“異教徒”,結果就是把抵抗進攻變為殺害無辜,歪曲得面目全非。
  “所以,這一極端主義思想不是伊斯蘭的,在一條伊斯蘭的主張中抽去了和平、寬容、中道的文字和精神內涵,已經沒有了伊斯蘭精神,只是打著伊斯蘭教旗號的一種蒙昧主義。”郭承真說。
  另外,伊斯蘭教傳入中國後,伊斯蘭教中道思想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致中和”思想相結合,已成就了中國伊斯蘭教溫和、理性、包容的可貴品格。
  在中國,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有10個。與會者介紹說,這些少數民族雖然有各自的文化傳統,但都主張遵循中道、反對極端。比如,維吾爾族史詩《福樂智慧》中說,“宏仁對於人是道義之本。”再比如,回族先賢王岱輿說:“人定之以中正仁義。”因此,中道思想既是伊斯蘭教的基本精神,也是中國各個信仰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的文化傳統,每個穆斯林都應該遵循。
  堅決抵制宗教極端思想
  與會者呼籲,面對宗教極端思想的挑戰,伊斯蘭教人士和穆斯林群眾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同各族人民一道共抵制,絕不能讓它興風作浪。不僅穆斯林群眾要堅持愛國與愛教相統一的原則,伊斯蘭教人士也要擔當責任,引導穆斯林群眾堅守中道,正信正行,堅決抵制宗教極端思想的侵蝕,勇敢地同暴力恐怖勢力做鬥爭。
  “作為一個阿訇,我呼籲一定要把暴力恐怖分子和穆斯林、伊斯蘭教及新疆廣大各民族普通群眾區別開來,堅決支持國家打擊暴力犯罪,嚴厲追究其法律責任,並建議加快制定我國的《反恐法》。”中國伊協副會長穆可發說。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2318

ekklpt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